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 小编 发布于 2020-07-13 13:21:49
  • 栏目:历史
  • 来源:三目史官
  • 8754 人围观

黑死病,这个听起来有点陌生的名词,其实就是鼠疫,但相比之下,黑死病这个叫法更给人一 种阴森森的感觉。

黑死病在欧洲的爆发

1346年,西征的蒙古人把阿基米德发明的投石机派上了新用途,他们把染了鼠疫死亡的士兵尸体装到投石机上,像燃烧弹一样投进卡法城内。恶臭的“生化”武器从天而降,布满了卡法的街道、树上和房顶,城内军民纷纷染病倒下,活着的则想着如何逃离。蒙古人围困卡法城三年一无所获,却用死去的士兵将其攻了下来,进而改写了欧洲历史。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黑死病由此在城内蔓延,逃离的居民又将黑死病带到了西西里岛的其他地方,随后导致了欧洲1/3~1/2的人口死亡。其后的300多年间,欧洲反复爆发黑死病,直到17世纪末18世纪初才逐渐平息。

病因的不明加重了黑死病的恐怖和神秘,许多无辜的人被指控为黑死病传播者而被恐慌的民众处死。后来得知,罪魁祸首是来自热那亚船队的货轮。

1347年10月,从东方满载而归的12艘热那亚商船停靠在西西里岛的默西那港口。他们从亚洲带来了香料和蚕丝,也带来了最可怕的东西。据当时的资料记载,船上的水手们被“附着到每一块骨头上的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几天之后,这种可怕的疾病传遍了默西那港,很多人开始呕吐、生病, 直至死亡。人们惊悸而又恐惧地把这些灾难之船赶回海里。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但是,致命的种子已经种下了,被传染的人先是一阵突然的、可怕的高烧,然后是好几天的剧痛,最后就是死亡。人们纷纷逃往乡下——当然还携带着附在他们身上的瘟疫。几天之后,这种瘟疫像幽灵一般蔓延到了西西里岛的南部和西部。

热那亚和威尼斯——它们同佛罗伦萨和巴黎一样,是当时欧洲四座最大的城市,也在1348年1月被以同样的方式感染了。

被赶离港口的商船在海上漂泊,其中一艘船在遭到多国港口的拒绝后,沿着地中海挣扎着向西航行,最终,法国的马赛港接受了它。就这样,瘟疫来到了法国。

当热那亚的瘟疫已经在流行时,一个热那亚人到意大利去看亲戚,城里的人不让进,他的意大利亲戚趁天黑偷偷打开城门,带他回家过夜。第二天,那位亲戚又上街去逛了逛......于是,几周之内,米兰、都灵、佛罗伦萨等一座座繁华富庶的城市先后沦陷了。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瘟疫造成的可怕景象

乔瓦尼·薄伽丘是佛罗伦萨瘟疫的见证人之一,他在《十日谈》中写了很多关于瘟疫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当年瘟疫泛滥时躲避在山间别墅里的那些年轻贵族讲述的:

“一开始,腹股沟和腋窝会出现某种肿块,它们会长到差不多像一个苹果或者鸡蛋大小,通常被称为瘤。这些瘤将在极短的时间内从感染处向全身扩散;之后,手臂上以及其他部位会出现或青或紫的斑纹,这些斑纹是死亡的征兆。”

这是他报告的发病全过程。

至于城内的恐慌,薄伽丘写道:“瘟疫让人们家破人亡、背井离乡,内心充满了恐惧。兄弟姐妹、至亲好友都互相离弃,夫妻也经常遗弃对方,甚至父母都不愿再要自己的孩子,好像那不是他们亲生的—样。”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关于瘟疫中的死亡程度,他写道:“死尸堆满了各个角落。每天早晨,人们就可以看见堆积如山的尸体。”

教堂墓地很快就被死尸堆满了。一个锡耶纳的市民记录了这一恶梦般的后果:“没有人会为了钱或者友谊而去帮忙埋葬死者……许多地方都挖出了又大又深的土坑,数不胜数的尸体被胡乱地扔进坑里… ...而我,亲手埋掉了我的5个孩子……“

大街上空无一人,唯一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就是“鸟嘴医生”,他们戴着恐怖的面具,里面塞满香料与棉花,被认为可以隔离病菌——当然,这并没有任何效果,及地的长袍被刷上了油脂、蜡和樟脑,减少了皮肤的暴露。

他们手执一根长手杖,用于翻动病患的被褥和衣物、检查身体,据传手杖还可以鞭打患者、辅助放血和敲破肿大的脓包。据传当时的人们认为鼠疫是上帝降下的天罚,医生鞭打患者的行为实际是在代替上帝惩罚患者,病患若能得到与其罪孽相应的惩罚便不必死去。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瘟疫在佛罗伦萨肆虐了4个月,留下了65000多具尸体,佛罗伦萨原本有10万人,活下来的不到一半。在接下来的3年里,这样的噩梦仍在整个欧洲不断重演。染病的人会很快死去,以至于许多尸体——包括没有完全死去的人,只是被简单地堆在街头,等待那些愿意为了足够高的酬金而去处理尸体的人运走。

老鼠和跳蚤在传递屠刀

没有人会把老鼠和跳蚤与瘟疫联系起来。在中世纪的欧洲,它们大批出没于城镇和乡村,人们对它熟视无睹,即使是黑死病已经蔓延之后。人们只把目光聚焦在那些患病的人身上。

患者淋巴结肿大,且通常是在腹股沟和腋窝处。这种疾病的病源是一种叫作“耶尔森氏鼠疫杆菌”的病菌,这种杆状病菌寄生在某些啮齿动物身上,通过跳蚤之类的动物进行传播。有时候这些肿块会自动破裂,患者也能自动痊愈。但是,对于众多的14世纪的80%以上患者来说,谁得了这种瘟疫,就等于被判了死刑。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如果淋巴腺鼠疫发展到急性肺炎的时候,将会出现一种更为可怕的瘟疫:传染性肺炎。这种病将会给每一个与其接触的人带来致命的危险,而且它直接通过空气中的水气传播;从染病的第二天开始,两个星期以内,将在身体各处展开它那致命的攻击。正是由于此病有着超强的不可见的传播能力,许多人甚至相信仅仅看一眼患者也将是致命的。

第三种类型是败血病,这是一种恶性的而又隐蔽的血液传染病。患者上床睡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但睡到一半的时候就死去了;或者,他们在早上起床时还完全正常,但中午晨街上走着走着就摔倒、死亡。

事实上,直到19世纪后期细菌学创立以后,人们才逐渐明确了以上事实。我们应该感谢一个人——法国细菌学家耶尔森,1894年,他在香港调查鼠疫时,发现其病原体是一种细菌,这种细菌后来就被命名为耶尔森氏杆菌。

但是,中世纪的人们对所有这些情况一无所知。

黑死病造成的灾难

在伦敦,这场大瘟疫总共屠杀了68596人,加上未被记录的,死亡总人数起码超过10万。在1351年黑死病消退时,已经有大约3000万欧洲人死亡,欧洲损失了1/4到1/3的人口。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最可怕是死亡速度。当时巴黎每天有800人死去,维也纳是600人,而法国的吉弗里每天死亡1500人。在欧洲主要大城市中,唯有米兰幸免于难。1347~1349年间,埃及和叙利亚损失了大约1/3的人口。直到20世纪中叶,埃及的灾难仍在循环发生。往东,它蹂躏了中国,仅在1353年~1354年,就毁掉了中国几百万的人口。

1900年3月6日,中国的鼠年,在旧金山唐人街的环球旅店地下室里,一位当地店主奇怪地死去,尸体解剖发现他死于最可怕的瘟疫:黑死病。杆状病菌曾两次威胁人类:公元6世纪的东罗马瘟疫和公元14世纪的黑死病。现在,第三次瘟疫又在美国海岸卷土重来。

情急之下,旧金山健康委员会把12个街区的唐人街都隔离了,并要挨家挨户搜查更多的瘟疫患者。然而,委员会还没开始行动,就遭到商业势力的强烈反对。这些市民领袖宣称:讨论瘟疫将给商业带来极坏的影响,因此应被禁止。

那个杀死了3000万人的黑死病,如今还有吗?

​ 政府坚持说:没有瘟疫

旧金山人议论说,只有亚洲人才容易得瘟疫,别的人不用担忧。

但是,从1900年月3月6日第一例瘟疫死亡事件后,一直到1904年初,瘟疫仍徘徊不去,感染的127人只有5人幸存。

旧金山政府终于确认了瘟疫的存在,并要求全城抓捕老鼠,捕鼠的人每天2.5美元,每捕到一只老鼠给10美分。捕鼠队带着防毒面具日夜巡逻,共捉到70万只老鼠。

大扫除后两个月,旧金山又发生了一次瘟疫,有205人感染,其中103人死亡。尽管这次感染了更多人,但毕竟瘟疫得到了控制,这足以让旧金山人松一口气了。

人们普遍认为,世界上的瘟疫已在1950年左右结束,在瘟疫流行的约半个世纪里,大约有1000~1200万人死亡,大部分在大印度,除此之外,还产生了两个新的重灾区:南美和美国西部。今天,黑死病瘟疫已十分罕见,每年还有一些野老鼠——而非城市寄居鼠——传播病菌的个案,但毋庸置疑的是,大面积爆发黑死病的威胁已基本消除了。

结语

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黑死病(这个名称是两百年后提出的),起源于中亚一个偏远荒芜的地区。那里距俄罗斯境内的伊西库尔湖不远。人们在当地的一种蒙古土拨鼠身上发现了耶尔森氏鼠疫杆菌。携带病源的跳蚤把疾病传染给了黑老鼠,黑老鼠又把疾病带给人。有证据显示,14世纪30年代末,在亚洲出现的这种传染病向西行进到克里米亚,从那里,瘟疫开始了它通向欧洲的可怕旅程。

现在鼠疫已经非常罕见,但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它仍然会在鼠类之中传播,一有机会还会传染给人。目前,每年大约有1000~2000人感染鼠疫。即便在美国,平均每年也会有10多人从野外鼠类感染鼠疫,甚至患者会因此死亡。尽管鼠疫在今天已非不治之症,也容易控制,但是历史在人们心中留下的阴影难以消除,它仍然被许多人视为最恐怖的瘟疫。

转载请说明出处:五号时光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