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 小编 发布于 2019-11-21 16:43:35
  • 栏目:历史
  • 来源:多臻贵
  • 8984 人围观

民国军阀,你方唱罢我登场,对当地控制时间长,兵多将广且影响力巨大,能够称得上王的军阀无外乎:山西王阎锡山,东南王吴佩孚,云南王唐继尧,新疆王杨增新,西北王冯玉祥,四川王刘湘,及东北王张作霖等七人。

综合实力尤以东北王张作霖为最强,坐拥东北三省与热河,及内蒙古部分地区,拥兵多达三十万,通过直奉大战,掌握北京政府大权,自封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代行总统职权,攻略华北和江浙地区,大有武力统一之势。

只是其在撤回奉天(沈阳)的途中,被皇姑屯日军埋置的炸药炸成重伤,最终不治身亡,东北王的传奇落下帷幕,其子张学良无力压制东北复杂的派系,在“九一八事变”后,张氏在东北的统治终结。

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1926军阀割据

张作霖(1875年3月19日-1928年6月4日),字雨亭,奉天省海城县人,自幼家贫也曾当过土匪, 1903年日俄战争爆发前夕,东北处在沙俄的实际控制下,但清朝不愿就此放弃,遂以招安之策收编地方悍匪,以实现‘既平地方之乱,又增驻防之军’的目的。

张作霖正是借助这样的机遇下,被当时的新民知府保荐,率领人马成为新民府巡警前路游击马队帮办副营长,但真正考验张作霖能力的是日俄战场,张作霖在日俄双方左右逢源,获得急需的武器装备,加之其保境安民贡献突出,受到新任盛京将军赵尔巽赏识,被委任扩编为五个营。

由于张作霖曾当过土匪,对当地土匪的套路极为熟悉,品行良善以收编为主,逞凶为恶则除之而后快,将辽西悍匪田玉本击毙,又设计除掉悍匪杜立三,攻克老巢青麻坎,清廷赏银五千两,并将张作霖升为奉天巡防营前路旅长统领。

应该说朝廷的嘉奖是对张作霖能力的肯定,是张作霖仕途的阶梯,但张作霖真正的收获是,使辽西多年匪患得到平息,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皆和手相庆,张作霖义名开始在东北传扬,无数首领投奔张作霖,使其在辽西从不为兵员发愁。

很多人做到张作霖地步就开始飘飘然,所以他们成不了张作霖,张作霖被委任剿灭蒙古匪患,损伤惨重却不向朝廷抱怨,东三省总督徐世昌都看不下去,将驻扎在洮南的孙烈臣部划归张作霖部,使张作霖势力得到增强,并最终平息蒙患,此后驻守洮南两年,养精蓄锐静待时机。

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奉系首领张作霖

武昌起义的枪声响起时,阎锡山率众发动太原起义,成功后被公推为山西都督,开始执掌山西近半个世纪,而唐继尧领导上海起义设立军政分府称吴淞都督,率滇军占领贵阳被推为贵州都督,后接替蔡锷担任云南都督兼云南民政长,成为西南地区最强势力。

此时起义的浪潮也席卷东北,张作霖依旧率领部下镇守在偏僻的洮南,但却把亲信张景惠、张作相等人送至奉天陆军讲武堂,密切关注局势的变化,当得知总督赵尔巽重设巡防营镇压革命党,立即开拔直奔省城奉天。

赵尔巽算张作霖的老上司,对张作霖的能力还是信得过,加上张作霖剥心表忠的话语,令赵尔巽将奉天巡防营职权交付,并委任其为中路巡防营统领,共统领15个营的兵马,需要记住的是直到此时,张作霖才与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升品级相等。

驻防省城奉天,张作霖得以结识更多的实权人物,从政治、军事、经济等各方面补充张作霖的短板;更容易获得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持,快速的提高武器装备水平;甚至再度取得与日本的联系,但显然此时的日本人没看到张作霖的潜力。

张作霖协助赵尔巽清查革命党,实行严酷的镇压,但清朝最终以溥仪逊位结束,赵尔巽虽被北洋政府任命继续担任奉天督军,但赵尔巽心灰意冷坚辞不受,宁愿回乡著书立传,不愿为民国政府效力,1915年由袁世凯的亲信段芝贵,任奉天将军兼署巡按使。

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东北陆军讲武堂

袁世凯称帝,导致以蔡锷为首的护国军爆发起义,袁世凯遂恢复共和,张作霖趁机令义兄冯德麟率兵洗劫段芝贵,并欲爆发更大冲突以至威胁到段芝贵,段芝贵虽名为奉天最高长官,但远调而来没有军权,在张作霖的劝慰下,辞去奉天将军的职位。

因段芝贵向袁世凯告状,所以1916年,北洋政府封张作霖“奉天督军兼奉天巡按使”,而冯德麟仅为军务帮办,冯德麟知道被张作霖算计强烈不满,双方各自拉拢帮手准备决战,关键时刻掌握重兵的吴俊升表态拥护张作霖,冯德麟被迫从事实业。

成为奉天督军的张作霖,终于有了与日本人谈判的资格,这一段时期张作霖对日本较为妥协,因为张作霖心中明白,吉林与黑龙江服从中央政府,对奉天呈现南北夹击的事态,武力张作霖尚且没有底气,何况又没有独立的财政,所以只有日本人能够给予军事和财政上的支持。

1918年因吉林督军孟恩远支持张勋复辟,张作霖以此为借口控诉,使中央政府免去其职,张作霖勾结日本吉林驻军,制造宽城子事件,并派吴俊升和孙烈臣率大军南北夹击吉林,孟恩远被迫卸任离开吉林。

张作霖保举孙烈臣为吉林督军遭到驳回,但北京政府也不愿得罪张作霖,遂任命孙烈臣为黑龙江督军,将原黑龙江督军鲍贵卿接任吉林督军,鲍贵卿是谁您可能不知道,但他有个身份,他是张作霖的儿女亲家,1920年9月,鲍贵卿任吉林省长,被视作张作霖加冕“东北王”之时。

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张作霖与东北政要的合影

但笔者不喜欢称呼张作霖为东北王,因为其治下的东北并非是一家独大,准确地说叫“联省自治”,即奉天张作霖、吉林孙烈臣与黑龙江吴俊升,宣布独立自治后,组建的联合政权,张作霖为东北保安总司令,孙烈臣与吴俊升从旁协助。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政治架构,实在是因为张作霖崛起的速度太快,很多时候又是后来居上,而自身的实力又不够强大,以其结义兄弟吴俊升为例,吴俊升牢牢把控着黑龙江的军政事务,其贪赃良田万顷,房屋店铺不计其数,治下黑龙江仿佛半个独立王国。

孙烈臣常年统兵与蒙古流寇作战,使其培养奉军中规模最大的骑兵部队,在直奉大战中发挥巨大作用,孙烈臣临阵督战,指挥军队交战数十天,为援军抵达赢得时间,迫使直系与奉系达成停火协议,稳定了东北三省之局势。

除此之外还有张作相、张景惠、张海鹏、汤玉麟等,因长期指挥军队,军队除名义归属奉系,实际与其私兵无异,九一八事变爆发以后,张景惠选择投效日本,张海鹏也于同年投靠日本,就任黑龙江边境保安司令,率军进攻热河汤玉麟部。

吴俊升没有争霸的野心,在1928年张作霖返途迎接时,于皇姑屯被炸身亡,两人践行了“生死与共”的诺言,孙烈臣无子女,全心协助张作霖,使东北有了自己的奉天兵工厂,如果两人与张作霖争,真的有太多次机会取而代之。

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除最开始追随自己打江山的元勋们,奉系在扩张的过程中又形成了士官系与讲武堂系,士官系以杨宇霆为代表,协助张作霖做了四件大事:一是建立东北海军,二是制定田赋制度,三是修筑战备公路,四是督办奉天兵工厂,使张氏家族直接掌握的财富和军队大幅增加。

杨宇霆协助张作霖,逐步打开东北的政治、军事局面,在东北有“小诸葛”之称,他清楚地知晓日本的底线与弱点,在杨宇霆的协助下,张作霖对日关系才敢于强硬,多次维护东北的主权权益,日本将杨宇霆视作“邻国之贤,敌国之仇”想要铲除。

讲武堂系的郭松龄,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倒戈反奉,其奉行"精兵强卒、保卫桑梓、开发东北、不事内争、抵御外侮",其反对内战的思想主张,却在1925年11月28日,郭松龄裹挟奉系最精锐第三方面军七万人,以东北国民军总司令的名义,发表通电声讨张作霖。

郭松龄反奉受到日本人拉拢但被拒绝,日本遂继续支援张作霖,并与黑龙江援军共同夹击郭军,此次内乱使得东北军精锐折损大半,张作霖战后又清洗革命将领,迫于无奈作出放弃华北的决定,退守东北三省自保。

皇姑屯事件中,张作霖被炸成重伤命在旦夕,张学良尚未从北京返回沈阳,张作霖托付后事于杨宇霆张作相等人,由于张作相在东北军政界的影响力,张学良对张作相明升暗降,之后却又不能容忍杨宇霆断东北财政大权,将杨宇霆与黑龙江省主席常荫槐,杀害于沈阳大帅府“老虎厅”。

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内部派系林立,注定统治难以长久

张学良

张作霖统治时期的内部就派系林立,但张作霖懂得制衡,使各派系不能团结且互斗,而张氏也就能够四两拨千斤,驾驭所有势力为己所用,可惜这样的手法张学良并不具备,杨宇霆的死促成各派系,共同反对张氏家族统治。

元老派更加担心遭到张学良迫害,暗中集聚势力以自保,而留学士官派也开始厌倦张氏的统属,更加与日本政府密切往来,讲武堂系已元气大伤,尚未能够恢复过来,所以九一八事变,其实也掀开了奉系内部的矛盾。

因此,张作霖治下的东北,并非想象中的和平宁静,张作霖也许有着阶段性的计划,去削减派系的威胁,为张学良的接班铺平道路,但没来得及完成便被日本人害死,如果消除奉系内部的派系之争,日本又怎能以两万人便占我东北十四年,奴役我三千五百万父老。

转载请说明出处:五号时光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