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 小编 发布于 2019-11-05 19:21:44
  • 栏目:国内
  • 来源:海报新闻客户端
  • 7014 人围观


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薛锐权的三个孩子,大儿子在读小学(薛锐权供图)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11月5日讯(记者 贺辉) 近日,广东云浮市公安局民警薛锐权夫妇因生育三胎双双被辞退一事引发舆论关注。薛锐权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目前家庭失去了收入来源,只能靠借钱和变卖家中物品度日。对于云浮市公安局一工作人员“辞退是因他超生带来一些衍生问题”的说法,薛锐权称不明白是何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个哪吒?”

生娃前专门咨询过卫健委 夫妻二人仍因三胎被辞退

薛锐权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去年发现妻子意外怀孕后,他和妻子就请了假去做人工流产,但这时得知新的《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删除了对于国家工作人员“超生开除”等严厉的处罚规定,改为“行政处分”。

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三胎女儿出生前,薛锐权就被云浮市公安局辞退

孩子出生前,夫妻二人又专门去当地卫健部门咨询政策,当时对方回复称仅会处分,不会开除。于是,夫妻二人决定将孩子留下。然而孩子出生前,薛锐权就因超生被云浮市公安局辞退,孩子出生后不久妻子也被云城区教育局辞退。

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薛锐权的妻子曾是一名小学教师,生育三胎后被教育局辞退

事发后,薛锐权向云浮市公务员局申诉,但结果没有变化。当地公务员局出具的《申诉处理决定书》显示,今年6月6日该委员会全体委员开会研究,结果是“维持辞退决定”。9月6日,谢女士也向云浮市云城区人民法院起诉云城区教育局,法院未予以立案。

家庭失去经济来源 目前靠借钱、变卖物品度日

薛锐权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他和妻子上有四位老人,下有三个孩子。原本两口子工作打拼养活一家人,过得也不算富裕。现在二人都被辞退,生活变得很窘迫。

“妻子被辞退后因为心情原因没有了奶水,家里也没有钱买好奶粉。”薛锐权说,现在妻子带孩子根本没法出去找工作,而他近期也一直在忙于申诉。全家没有了生活来源,只能考靠借钱和变卖一些家里的东西勉强度日。

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薛锐权妻子和三个孩子(薛锐权供图)

薛锐权一直在尝试重新找工作,但效果很不理想。他在招聘网站发了大量求职信息之后,每天都会上网刷新查看一下,但一直没有企业给他回应。出生于1975年的他认为主要是年龄原因,“40多岁的人了。”

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个哪吒?

面对舆论关注,曾参与此事调查的云浮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昨天回应媒体称,薛锐权被辞退原因并非网上所说的“超生”问题那么简单,“单位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辞退一位公务员,是因为他的超生带来了一些衍生问题”。至于实际情况是什么,这位工作人员暂未透露。

薛锐权很快也关注到了这一回应,但对于“衍生问题”的说法,他在电话里对记者一声苦笑,“不知道有什么部门或者大师可以来给我这个孩子鉴定一下,看她是不是哪吒?”

他坦言,今年暑假带孩子去看热映电影《哪吒》,他一直在流泪。他解释说,哪吒刚出生的时候大家都说他是魔童降世,如果这个孩子的出生会产生“衍生问题”,比如以后会祸害社会,估计这个女儿可能是哪吒。

而对于云浮市公安局这名工作人员所说的“在多次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才将他辞退”,薛先生称所谓的“沟通”就是下达指令,让我们去堕胎、去辞职。

太能干遭嫉妒?铁面执法得罪人?薛锐权:现在不想说


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薛锐权曾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做驻校教官,讲解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图片来源公安大学网站)

根据薛锐权自己公开的信息,他从警20年来没有违法、违纪记录,是省级业务能手、技术工程师、香港警察学院认证的武力使用教官、省级警务实战教官、公安部“双千计划”警务实战教官、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驻校优秀教官。20年内他先后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嘉奖2次、先进个人2次……

对话广东超生被辞退民警:超生带来衍生问题?难道我女儿是魔童降世的哪吒?

薛锐权曾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做驻校教官(图片来源公安大学网站)

“站在职场的角度,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屡次立功、评优,被嫉妒、排挤?”面对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的提问,薛锐权先是沉默了两秒,“我不能直接回应说‘有’,你可以去问市公安局,有多少个人成绩单超过薛锐权的?有没有被嫉妒的成分我不知道。”

薛锐权分享了工作中的两段经历:2002年由广东省公安厅选派到上海某特警支队训练执勤,当时云浮市公安局只选派了两个人,另一个是曾经的散打冠军;2008年,他又被派去香港训练,获得香港警察学院认证的武力使用教官资格证。

那有没有可能是薛锐权工作期间秉公执法、刚正不阿,得罪了一些人呢?他笑了笑:“现在我还不能乱说,只想把问题控制住计划生育方面,问问他们辞退我到底合不合法?如果合法合规,那我离开警队也可以做个反面教材。”

“所有的救济申诉渠道我们都已经走完了。”采访的最后,从警20年的薛锐权说这句话时,声音变得有些激动。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海报新闻】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请说明出处:五号时光网 ©